要闻

后补贴时代正式到来,电池业将面临“丛林竞争”?

OFweeek锂电网 2019/6/27 08:10:06 点击 387 次

导读 6月26日,是2019年补贴政策过渡期结束的日子,从今天起,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享受的补贴最高将减少58%的额度。这意味着后补贴时代正式来临。

中国粉体网讯  “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后,消费者买新能源汽车将涨价,以对冲补贴带来的损失。“4s店的小王肯定地说到。


6月26日,是2019年补贴政策过渡期结束的日子,从今天起,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享受的补贴最高将减少58%的额度。这意味着后补贴时代正式来临。


补贴退坡后,各家车企反应不一


虽然各家车企对今天之前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方式不一样,比如上汽荣威4S店要求在此之前上牌才能享受旧的补贴政策,而江淮新能源4S店要求在此之前开票就可享受旧的补贴政策,但都是要开始面对后补贴时代的市场变化。


“电动汽车价格要上涨是肯定的,我们会考虑动用一些金融的方案,尽可能地使价格上涨不太多。” 上汽乘用车副总经理俞经民曾表示。


广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肖勇表示,6月25日之前,客户在广汽新能源店里交1万元定金可享受原有的补贴政策,“6月25日之后订车就随行就市,整个行业都要涨价,我们不得不涨。”


作为车企的相关负责人,看重的自然是自家车的售价,而作为乘联会的秘书长,崔东树则认为,2019年新政补贴退坡力度大,加之地补退出市场,这为新能源车带来更为规范的市场环境。“6月份是2018年新能源车补贴标准过渡期的截止日期,叠加国六即将实施,现有新能源车型最后一轮冲刺仍会体现。”




受补贴大幅退坡的影响,新能源乘用车已经连续两个月销量同比增长趋缓,整个新能源产业链上下也因此陷入了困境。消费者更多的关注点在于新能源车企如何度过这段“至暗时刻”,而作为新能源产业链上游的国内动力电池企业们将面临何种局面?具体来看下。


能量密度提高以及主机厂压价下的成本压力


在后补贴,电池企业首先面对的可能是生产成本压力。


在2019年版本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中,对电池的要求进一步提升。


一方面,在电池的技术指标要求方面进一步加严,对应着研发以及制造成本的提高。乘用车能量密度方面,2018年的要求是120Wh/kg成为电池包的入门标准,相比2017年的90Wh/kg就能获得1倍的标准补贴提升了30Wh/kg,提升幅度高达25%。此外,在2018年的补贴政策首次划出了160Wh/kg的档次。能量密度提升意味着制造难度加大,相应的制造成本会升高。


另一方面,近年来动力电池的价格却呈现出持续下降的趋势。在补贴退坡的影响下,主机厂会将成本压力转移到上游,压低电池的采购价格,据了解,主机厂普遍认为动力电池价格应当再降12%-17%较为合理。


因此,即使是强大如宁德时代的电池厂商,也会面临着降本提效的压力。


宁德时代与国内外多家新能源主机厂合作紧密,甚至设有合资企业,可以适当缓冲下游传导的压力。但是,对于第二梯队的动力电池企业而言,形势不容乐观。


首先,第二梯队的动力电池企业的产能利用率并不高,大部分的第二梯队动力电池企业产能利用率低于30%,产能严重过剩。


其次,头部企业的集中度越来越高,大的厂商凭借规模效应优势挤压第二梯队的电池厂商生存空间。在竞争优势不足条件下,若“二队”企业不考虑差异化竞争,在补贴退坡之后,日子将更加艰难。



日韩电池厂“虎狼”之心的压力


在补贴政策的保护罩去掉之后,国内电池厂商除了面对成本问题,还要面对的是在保护罩外的日韩电池厂商,那些才是真正的竞争对象。


从以往电子产品的竞争历史中,我们可以发现日韩企业在这方面经验丰富。以电子产品的存储器为例,三星充分利用了存储器行业的强周期特点,依靠政府的输血,在价格下跌、生产过剩、其他企业削减投资的时候,逆势疯狂扩产,通过大规模生产进一步下杀产品价格,从而逼竞争对手退出市场甚至直接破产,世人称之为“反周期定律”。在存储器这个领域,三星一共祭出过三次“反周期定律”,前两次分别发生在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初,让三星从零开始,做到了存储器老大的位置。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,三星(韩国)、SK海力士(韩国)、奇梦达(德国)、镁光(美国)和尔必达(日本),五家公司基本控制了全球DRAM供给。但三星显然觉得玩的还不够大,于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,第三次举起了“反周期”屠刀。DRAM领域最终只剩三个玩家:韩国的三星、海力士和美国的镁光。


在制造成本处于劣势的情况下,日韩企业尚且能叫板欧美国家,甚至把一些大厂干倒。因此,有人总结了电子行业的一个规律:很多产业,首先被美国人发明出来,美国人赚了一波钱后,产业基本上就在日本、韩国、大陆、台湾这四个地方转圈。这四个玩家如同在打一桌麻将,互相斗的吐血,但却轮流胡牌,最后反而把麻将圈外全世界人的钱给赚走了。


再来看看锂电行业的现状。在制造成本方面,根据瑞银在2018年年底发布的电池生产企业成本报告显示,通过拆解对比4家电池厂商生产的锂离子电池发现,松下21700型圆柱形锂离子电池成本为111美元/kWh,LG化学的成本为148美元/kWh,三星SDI与宁德时代的成本均超过了150美元/kWh,其中宁德时代的成本最高。


2019年以来,日韩的动作开始加大——丰田汽车与松下集团已计划成立一家合资公司,扩张松下的版图;韩国SK创新也尝试着联手国内车企,寻求进军国内市场的合作方;6月12日,吉利汽车宣布,其控股99%的子公司上海华普国润将与LG化学合作成立合资公司,LG化学也成功联手国内车企……


在竞争优势不如日韩企业的情况下,没有了“补贴”的这层保护下,国内电池企业是否扛得住绑定了主机厂的日韩企业呢?


达尔文曾告诉我们,物竞天择的结果将是适者生存。对于国内电池企业而言,今日将成为“补贴时代”的分界线。自今日起,在政策保护下的骡子和马都要拉出来溜溜,有的注定被市场淘汰,尤其是披着马皮骗补的骡子。2019-2020年国内电池厂进一步大清洗和整合,而市场格局也越来越明朗。

(中国粉体网编辑整理/江岸)

注:图片非商业用途,如侵权告知删除

2   
相关新闻:
欧美黄片在线观看